首页 > 算命大全 > >哥哥的女人_历史上最不好女色的皇帝——窦漪

哥哥的女人_历史上最不好女色的皇帝——窦漪

时间:2021-07-24浏览次数:

她们是很容易依赖别人的,而且还会经常的撒娇,很乐意去接受一些人对她们的帮助,以自己为中心,认为自己是非常有魅力的这些女人往往非常的嘴甜,而且对待异性也是非常温柔的,而且也非常有套路,对男人也非常的有手段,懂得用温柔来征服异性,而且也比较有心机心眼非常的多,因为一旦叫了哥哥之后,这个男人就有义务去保护自己,他们就是利用男人的心理才会对每个男人叫哥哥在生活当中也是非常的脆弱,什么事情都承受不了非常的爱撒娇,而且非常的柔弱,有一股绿茶的特质,总是给人非常无辜的感觉目的就是想要让男人去保护她,也就是把男人当成是免费的苦力或者劳动力,但并不想跟男人进入到爱情当中这样的女人可能是有求于这个男人,遇到一些自己非常棘手的事情,会管别人叫哥哥,来请求帮忙想这就是生活要得到保护。

哥哥的女人(哥哥的女人)

哥哥的女人(哥哥的女人)

我就是喊我男朋友哥哥,有一种被人保护的感觉,很有安全感。一般女人如果称呼男人为哥哥,那么这样的女人其实是在向这个男人示弱,是希望对方能够呵护自己,能够把自己当作妹妹一样的体贴关心撒娇、寻求保护叫哥哥是在向对方撒娇,也有想要被保护的意思。也对也不对如果和哥哥在一起,比哥哥大几岁的女人叫姐姐比较合适,单独在外遇见比哥哥大的女人可以叫阿姨。再给发生一次呗窦漪是很有魄力,但同时也手段毒辣她一直都是最喜欢她的小儿子刘武,然后在一次宴会上向刘启提出要他把皇位传给弟弟,而不是儿子,结果被她的侄子窦婴打圆场给岔开了去,之后她对窦婴一直记恨在心,想法设法地他。她主张黄老思想,即无为而治,而她的儿子刘启和部分官员主崇尚儒学思想,她施加手段,逼得一些官员上吊自杀。  分手的文章窦漪,从出身贫寒的赵国少女到吕雉的侍女,到代王妃,到皇后、太后,直至太皇太后,似乎世界上所有的好运气都被她撞上了,甚至连宫廷里最难得的爱情也拥有了。汉文帝似乎是中国历史上最不好女色的皇帝,历史上有文字记………。

 品味生活 窦漪,从出身贫寒的赵国少女到吕雉的侍女,到代王妃,到皇后、太后,直至太皇太后,似乎世界上所有的好运气都被她撞上了,甚至连宫廷里最难得的爱情也拥有了。汉文帝似乎是中国历史上最不好女色的皇帝,历史上有文字记载的与汉文帝有关的女人屈指可数,与他的孙子汉武帝比起来简直是少得可怜,这对窦漪来说应该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可是中年失明的她却惊讶而又悲哀地发现,她的情敌不是同为女人的后宫佳丽,却是一个她怎么也想不到的没有一点本事的小男人--邓通。   历史上的窦漪   窦漪,又称窦太后(公元前-前),西汉景帝之母,名讳未详,传说有曰:漪、猗、漪,现代影视剧中多称作“漪”。清河郡(今河北清河县)人,窦氏出身贫寒,她的父亲为了逃避秦乱,隐居于观津钓鱼,却不幸堕河而死,遗下三个孤儿,汉初,朝廷到清河召募宫女,窦氏年幼入宫。公元前年,高祖刘邦驾崩,吕雉作为皇太后操纵国政。当时,吕后挑选一些宫女出宫赏赐给诸侯王, 每个王五名,窦氏也在选中之列。   窦氏因家在清河,离赵国近,希望能到赵国去。她向主持派遣宫女的宦官请求,一定要把她的名字放到去赵国的花名册里。这个宦官在分派宫女时却把这件事忘了,把她的名字误放到去代国的花名册里了。她于是去了代国。虽然这不是她的心愿,但抵代国后,深得十二岁的代王刘恒喜欢,先与其生长女刘嫖(馆陶公主),后又生了两个儿子:刘启(汉景帝)和梁王刘武。窦后帮助刘恒成就了“文景之治”。她以善德服天下人。一生都为了他人,忘怀自己的得失。   汉朝皇后窦漪   窦皇后生病,失明。公元前年,汉文帝驾崩,景帝刘启即位,皇后窦氏成了皇太后,史称:窦太后。窦太后过于溺爱幼子刘武,赏赐不可胜数,恨不得让他登上皇位。最初,景帝对这位深得母亲喜爱,且在平叛“七国之乱”中立下大功的皇弟,感情颇深,不仅同辇进出,且在一次家宴中夸下海口要将江山付托。   刘恒和窦漪真实的爱情故事   窦漪有一个悲惨的童年。   在窦漪当上皇后的时候,她都不心回忆她的童年往事。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世界上最悲痛的事情莫过于此。已经荣华富贵的她却无法与自己的双亲共享,每每想到这一点,她都心怀愧疚,潸然泪下。其实,这又怎能怪她?   窦漪是一个孤儿。   在刘邦与项羽争夺天下的乱世,再加上连年的天灾,窦家生活的困顿已经达到了极限--一家人吃了上顿没下顿,有时候一连两天没有任何东西吃。   窦漪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当哥哥弟弟们哭着闹着说肚子饿要吃的时候,她总是低着头,默默地受。   爹娘问她肚子饿不饿,她总说不饿,其实她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是一个很有耐力的孩子,这种性格与她日后成为皇后有很大关系。   爹感动得热泪盈眶,抚摸着窦漪的头,说要出去为他们找吃的。   庄稼旱死了,飞禽走兽跑完了,野菜挖尽了,野果采光了,不得已,窦漪的爹决定去大山深处的一个深渊,那里因为地势险要很少有人敢去,他去那里做什么呢?钓鱼。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悲剧发生在钓完鱼的返家途中,窦漪的爹沿着陡峭的悬崖攀登,抓在手中的一块石头突然滑落,一脚踩空,窦漪的爹直直地掉进了万丈深渊,葬身鱼腹。   当窦家得到这个不幸的消息时,全家痛哭,窦漪的爹的去世对这个破败不堪的家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疾病缠身的母亲支撑了几年,也终于熬不下去了,含恨离世。   现在,只剩下窦漪和她的兄弟三个相依为命了,窦漪排行老二,有一个哥哥,还有一个小弟弟。   哥哥弟弟在母亲去世的时候哭得死去活来,她却没有哭,只是默默地流泪,她在心里暗暗地发誓,要挑起生活的重担。   为了生活,为了能够让哥哥弟弟吃饱,窦漪身为奴,为一个财主打零工,什么活都得干,一天下来精疲力竭,但当她看到哥哥弟弟吃饭时狼吞虎咽的样子,她所有的疲惫都消失了。   而这时候,窦漪自己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姑娘,放到现在,还是温室里的花朵,父母捧在手心的宝贝。   命运就在窦漪十三岁的时候发生了改变。   刘邦已经打下了江山,饱暖思淫欲,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广招天下美女,美其名曰:充实后宫,以显示大汉江山的繁荣富庶。说白了就是供他老人家无聊的时候消遣。   说是选美,其实没有选,就是一个字:抢。   神气活现的选美官像是鬼子进了村,走到哪哪里哭成一片。选美官看见稍微长得有几分姿色的姑娘,不容分说,强行带走。不愿意去皇宫的,如果你有银子还好说,贿赂一下选美官,就把你放了。如果没有银子,除了哭泣毫无办法。但这时候女人的眼泪是没有用的,那些选美官的心肠比铁石还硬。   窦漪以及她的哥哥弟弟,还有村子里的父老乡亲,谁也不会认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是一场幸运,只会认为是一场厄运。   在井边打水的窦漪被选美官发现了,生活的困顿并没有磨去她天生的丽质,她被抓走了。窦漪当然拿不出银子来贿赂选美官,但她也没有大哭大闹,少年早熟的她知道事已至此哭闹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她只是恳请选美官让她见哥哥弟弟最后一面。   选美官看在窦漪确实是个美女的分上,动了恻隐之心,答应了她。   哥哥劝她逃走,她说不,为了能让哥哥弟弟吃饱穿暖,她甘愿进宫,然后把每月的月钱寄回来。   写到这里,纳兰秋真为窦漪叫屈,她的哥哥是干什么吃的?是饭桶吗?后来也证实,窦漪的哥哥确实没有多大的出息,只会沾妹妹的光。   这一别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次见面,也许永远也回不来了,坚强的窦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和泪水,和哥哥弟弟抱头痛哭。   对于年幼的小弟弟,窦漪更是割舍不下,她最后一次为弟弟洗了一次头,最后一次为弟弟做了一顿饭,看着他吃完,才在选美官的催促下,三步一回头地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哥哥弟弟。   一入宫门深似海,也许那时候的窦漪无法有这样的体会,那时候的她,只是不愿意离开她的亲人。我们常常说,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但对于古时候的女人来说,更多的是被命运扼住自己的咽喉。窦漪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只不过扼住她咽喉的不是厄运,而是幸运。   按照规定,新进来的宫女要验身,本来这等烦琐的事情是不用皇后出面的,但作为后宫之主的吕雉不想再看到第二个戚夫人,于是所有的宫女必须先过了她这一关。   吕雉把姿色最好的宫女截住,直接留在了自己的宫中,充当各种各样的杂役,把一批次货假惺惺地送给了刘邦,当然这些次货刘邦是看不上的。   这样,窦漪连刘邦的面都没见上,就直接做了吕雉的侍女。这对大多数渴望被皇帝宠幸的宫女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但对窦漪来说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她可没有什么当皇后的野心,她只不过想挣点银子,好供哥哥弟弟衣食。   接下来的日子,窦漪一心一意做自己的侍女,她也听闻了吕雉的厉害之处,不敢有半点差池。她的心灵手巧,她的善解人意,她的细致周到,和吕雉相处久了,吕雉也慢慢地喜欢上了这个丫头。   窦漪也奇怪,宫女们都悄悄地说吕雉如何的恶毒,但她却并不觉得,觉得吕雉最多只是脾气暴躁了一点,没干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有时候还发现吕雉行善,比如释放一些思乡心切的宫女回家,并给足够的盘缠。对窦漪,吕雉也时不时赏赐她一些东西,这一切在窦漪看来,吕雉这个娘娘并不像别人所说的那么坏。   这只能说明,人性是复杂的,吕雉对某些人来说也许是魔鬼,但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就成了天使。   吕雉常常告诫窦漪,女人要安分守己,要有自知之明,要做自己该做的事,不要越轨,不要异想天开,宫女就要做宫女的事,你是妾就别想着做妻。   窦漪就这样在吕雉身边波澜不惊地过了几年。   巨大的丧钟在宫中响起,刘邦驾崩了。   宫女们哭哭啼啼,不知道今后的命运会如何。   这时候吕雉开始飞扬跋扈,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刘邦的儿子们送到他们各自的封国,她好独掌大权。   当时刘邦有八个儿子,除了太子刘盈之外,其他七个都要离开。吕雉给这七个亲王每人配了五个侍女,窦漪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直接影响了窦漪今后的命运。   窦漪听说有个叫刘如意的亲王,被封为赵王,封国正好就是自己的家乡。好几年没有哥哥弟弟的消息了,太想念他们了,于是窦漪哀求负责分配的太监把她分给赵王刘如意。但是太监并不理会窦漪的哀求,理由是窦漪偷偷塞给他的银子太少,不够他塞牙缝。   窦漪不死心,大着胆子,找了一个机会,跪在吕雉的面前,哭诉自己思念亲人的心情,恳求吕雉网开一面,把她分给赵王,这样她就离家乡近一点,好打听哥哥弟弟的消息。   不料,吕雉听了她的哭诉后勃然大怒,只说了一句,说跟着赵王没有好果子吃,然后就命人把窦漪拖开了。   多年以后,直到她做了代王姬,直到戚夫人&uot;人彘&uot;惨案的消息传来,她才明白吕雉对她说的那一句话是一个暗示,假使她跟了赵王,刘如意死了,她还能活吗?   窦漪分给了代王,代王就是后来的汉文帝刘恒。   窦漪和其他四个宫女登上了马车,被送往代国,山西的晋阳,也就是现在的太原,离窦漪的家乡河北武邑相隔甚远,窦漪悲伤地想,也许一辈子都回不了家乡了。   马车一路颠簸,窦漪一路落泪,而其他四个宫女却一点也不悲伤,她们无法理解窦漪的心情,在她们看来,做宫女在哪里做不一样,有什么好伤心的?她们嘻嘻哈哈,还时不时拿出胭脂水粉,给自己补妆,以期被新任的主子代王看上。   这四个女人把窦漪视为异类,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她们打死也不会相信,代王会看上这样一个落魄的女人。   窦漪也没有想这些,她完全沉浸在远离家乡的悲痛之中,她的哥哥弟弟过得怎样?是死是活?   事情就在代王第一次接见这五个宫女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代王刘恒的口味令她们咋舌。代王不喜欢花枝招展,不喜欢浓妆艳抹,不喜欢妖娆妩媚,不喜欢自满骄横,却偏偏看上了面容憔悴、素面朝天的窦漪。其他四个宫女傻了眼,这一路上她们所花费的心思全打了水漂,早知如此,她们也好挤点眼泪出来,把面容弄憔悴点。   一个人的气质是自然流露出来的,只能说明,窦漪身上流露出来的与世无争、弱柳扶风的气质吸引了代王。刘恒是一个善良的人,善良的人看见可怜的人就动心,觉得有义务有责任要保护这个女人。   刘恒叫退了其他四个宫女,留下了窦漪。   而此时的窦漪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更不用说抬头看一眼刘恒了。   刘恒在她周围走了一圈,然后在她面前站定,叫她抬起头来,声音那么温柔亲切。   她不敢,虽然她非常想。刘恒又说了一遍。她才缓缓地抬起头来,她看到一张清俊的脸,微微笑着,清澈的目光里夹杂着淡淡的忧伤,这惊心动魄的一瞥激发了她一个女人对爱情的所有期冀。   而刘恒也被窦漪朴实无华的美深深地打动了,朴实无华,这符合刘恒的天性禀赋。   刘恒与窦漪,这两个看似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在机缘的撮合下,走到了一起。   这就是缘分,你不得不相信的缘分。   几个月后,其他四个宫女还是宫女,而窦漪却成了代王的王妃,虽然不是王后,但实质上等同于王后。刘恒只恨和现任的王后结婚之前没有认识窦漪,如果认识窦漪,那么王后的位置绝对是窦漪的。   其他四个宫女再一次见到窦漪的时候,不得不向她行跪拜之礼,这个世界变化得太快,窦漪的好运气让她们妒忌得要死。   但窦漪还是以前的窦漪,没有因为身份地位的改变而连性格也改变了,要是换作其他的宫女,也许尾巴早就翘上天了,但她不,她对任何人都彬彬有礼,绝不骄横。   我们来简单地说说刘恒的第一任妻子代王后,之所以简单,因为实在没有啥可说的。   史书上连她的名字都没有记载,只说她是王后。这位王后除了是一个女人外,几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了。她太普通了,既不漂亮也不丑陋,不胖也不瘦,不高也不矮。她注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人,注定要被刘恒遗忘。刘恒不喜欢她,对她没有感情。她也不在乎,只是尽一个母亲和妻子的职责。   这位王后生育能力比较强,在窦漪来到代王府之前,就已经为刘恒生下了四个儿子。当时,刘恒不过二十出头,她也不会超过二十。如此频繁的生育必将导致身体的衰弱,他们生下来的儿子身体也不是很好,这为王后日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不过我们庆幸这位王后没有成为吕雉那样的女人,面对突然冒出来的窦漪,王后似乎并不在乎,即使有了窦漪后刘恒不再与她同,她也不计较。她形同一个木头人。可怜可悲又可叹。于是,我们不得不怀疑,这位王后是不是真的爱刘恒,还是身体有毛病?或者她的天性就是如此?   有了窦漪,刘恒的王宫等于虚设,这个专情的男人只进窦漪的,只上窦漪的床。   一个女人,尤其像窦漪这样的宫女,能够得到如此的宠爱,死也瞑目了。   窦漪确实很知足。她的知足、她的谦卑、她的谨慎、她的朴实、她的贤淑、她的守礼,为她在代王宫赢得了一片好名声。代王自然不用说,代王的母亲薄太后,甚至连被挤兑的王后都对窦漪印象奇好。   刘恒的发妻终究没有当皇后的命,几年后,患了麻风病而去世了。   刘恒的后宫并没有因为一位王后的去世而增添几分悲戚之色,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代王早就与王后没有了感情,刘恒只是象征性地为王后了葬礼,王后的来去匆匆,仿佛就是为了衬托窦漪的与众不同。   王后尸骨未寒,但后宫不可一日无主,刘恒迫不及待地想立窦漪为后。窦漪没有立即答应刘恒的要求,聪明的她对刘恒说,王后刚死又立新王后,难免有不利于代王的流言飞语,等过一阵子再说。   刘恒把窦漪的话转告了母亲薄太后,薄太后听了满心欢喜,夸她确实是当王后的料。   假使窦漪也表现出迫不及待想当王后的样子,那么薄太后对她的印象就会大打折扣。这并不是窦漪的虚伪和心机,而是知书达理的表现,任何事只有合适才能圆满。   这事以后,刘恒越发珍爱窦漪。   更何况,窦漪的肚子也很争气,与刘恒缠绵悱恻的结果是,为刘恒生下了二男一女:长子刘启,次子刘武,长女刘嫖。。